Mrs.彌葉🦋

QQ:3147197848. 求勾搭~
天雷烟茶组,斩尽杀绝。
🇬🇧朝耀🇨🇳/🍏德哈⚡/💛胜出💚
左英、怂跩、A爆。
柯克兰夫人。拜占庭小粉丝。
非拆逆可博爱杂食,冷cp中毒。
感谢与你相遇,爱你。

【朝耀】狐仙新娘

◎感谢 @一个珍贵的小生命 æ·±æƒ…催稿

◎吸血鬼英sir和送上门的狐仙媳妇和捡来的狼人崽子和买房送的幽灵邻居的幸福生活

——————————————————————————

-04

书接上回,小狐仙王耀坐在柯克兰家客厅,循循善诱劝亚瑟·æŸ¯å…‹å…°è®¤äº†è‡ªå·±è¿™ä¸ªç‹ç‹¸æ–°å¨˜å­ã€‚

“我知道对于你凡人来说,接受我们的存在有点困难。”

吸血鬼:不困难不困难。

“可能对于你们年轻人来说,包办婚姻已经过时了。”

一千七百岁:不过时不过时。

“但是这桩婚事,是我和你祖先的约定,礼不可废。希望您至少和我相处一下,增进一下彼此的了解再做打算。“

英伦绅士:没问题没问题。

“为了表达我的诚意,我先帮您把这古宅中的邪祟清除一下吧!”

邪祟:行行行……等会儿!

小狐狸卷着尾巴从扶手椅上坐起来,对面无人色的吸血鬼灿烂一笑,“别担心,老房子里多少都会有点精怪的,只要让我狐仙出马,保证都给您清理干净!”说完晃着尾巴,小眼神朝对方瞟啊瞟,无声地叽叽喳喳:快带我去参观你家嘛带我去啊带我去啊!

亚瑟被狐仙的星星眼闪得没话说,叹了口气站起来带他参观古堡。可惜作为家里最大的邪祟,他脸色实在不算好。王耀却以为他是在为家里不干净害怕,拍了拍他肩膀安慰道,“放心,我可是大狐仙,我会保护你的!”

要是我不是吸血鬼,我还真挺感动。亚瑟放缓了脸色,弯嘴角道谢。那狐狸却笑了起来。“谢什么,我是你的新娘子呀。”


-05

白天是黑暗生物休养生息的时间,阿尔弗雷德睡得很安详。冷不防一双手穿过墙壁直直掐住他的脖子,小伙子一口气没喘上来,差点就过去了。

“阿尔弗雷德,别睡了!”弗朗西斯很焦急,“家里来人……不是,来狐狸了!”

狼人小伙儿睁眼要和幽灵先生算账,听清楚后半句打了个喷嚏又躺回去了。“你有病吧弗朗西斯,狐狸进来你自己不能把他吓走吗。”

“不是,不是!”弗朗西斯掀开阿尔弗雷德的被子就要把他抬出去,“来的是亚蒂的媳妇儿!”

阿尔弗雷德一愣,真让幽灵抬到门口了。他赶紧在地板上站稳,“不对,弗朗吉,布朗家已经被赶尽杀绝了。而且哪来的狐狸?”

弗朗西斯急得浑身发光。“祖宗,你出去再思考这些世纪难题行不行?他马上就要上来了!亚蒂嘱咐绝对不能让他看见你!”

阿尔弗雷德来不及计较男他的问题,直接问了他最想知道的:“我直接宰了他不行吗?”

说完,他看见幽灵深深地叹了口气,随着叹息室内温度都掉下去了。“我也问亚瑟为什么不直接杀了他,亚蒂说保护野生动物是每个人的责任。”

就在楼上两只黑暗生物同时感叹“亚瑟有病吧”的时候,楼梯下第三只黑暗生物正在观察狐仙。走到楼梯下的狐仙望了一眼楼上,忽然浑身剑拔弩张,趴在台阶上表演狐狸扑食,尾巴高高翘起,头顶忽然冒出两只竖起的狐耳,连手指也隐隐变成利爪。亚瑟看得小心翼翼,“……怎么了?”

王耀表情严肃。“上边的,可能是狼妖。狼是狐狸的天敌,不好办啊。”说着转头对亚瑟叮嘱:“我可能会输,你要快跑啊。白天他没那么厉害,我会拖住他的。”

亚瑟回忆了一下昨晚阿尔弗雷德吵着要吃奶油饼干被自己追着满屋子揍,去年想偷偷溜出去被自己拎着脖子拽回来,上个世纪为了带他出门方便让他变成狼形给他戴上项圈扮成狗……想来想去一言难尽,亚瑟伸手拍了拍狐仙的后背:“放心,我保护你。”

王耀迅速转头,有些震惊地看着这个大言不惭的人类。转瞬之间他变回人形钻进亚瑟怀里,只是大尾巴还兴奋地摇来摇去。“老公好厉害!人家超有安全感的!”

怀里小狐狸蹭来蹭去,吸血鬼先生忽然感到一阵窒息。


-06

王耀一狐当先踹开了阿尔弗雷德房门。

对着空荡荡的房间,王耀明显松了口气,却叉腰朝身后慢悠悠走过来的亚瑟炫耀似的笑起来:“你看,他都吓跑了!我厉害吧!我可是祥瑞镇宅大狐仙!”

和半分钟前怕得毛都立起来,还坚持自己打头阵“让老公看看我帅气身姿”的样子完全是两只狐狸。亚瑟笑着拍手,点头认可,“祥瑞镇宅大狐仙。”

得了表扬,王耀满意地在房间里转来转去,“哇老公老公他好嚣张还在这里睡”“老公你看他被子都不叠,真是一片狼藉”“老公他好像在这里盘踞几百年了!”刚才楼梯上的对话不知道戳到了小狐仙的哪个点,他现在一口一个老公叫得可带劲了。

吸血鬼先生有点头疼,“叫我亚瑟就行了……”想了想又补充道,“我们这边都是这么叫的。”

“嗯!亚瑟!”王耀笑眯眯答的痛快,“你也叫我狐仙大人就行了。”

“……行。对了,狐仙大人您小心一点,这里是我儿子的房间。”

狐仙刚收起来的耳朵又立起来了:“什么什么!亚瑟你你你……”

“捡的。”亚瑟迅速补充。

王耀愣愣的眨了眨眼,大概以为是在逗自己,好脾气地笑了起来。“讨厌。”说着又扑向吸血鬼:“亚瑟好温柔!”不等他反应,狐仙狡黠地眯起眼。“我们也会有孩子的。”

亚瑟心说我这一天过的真是跌宕起伏。


-07

阿尔弗雷德在大森林里吹冷风,转悠到傍晚才有弗朗西斯给他带口信。“老蝙蝠让你从地下室偷魔药,遮一下狼味,别让你妈闻出来。”

狼人一听就觉得苦大仇深。而且,“我妈?我哪来的爸爸?亚瑟·æŸ¯å…‹å…°è¿™ä¸ªè‡­ä¸è¦è„¸çš„。”幽灵在旁边乐不可支:“没办法,这次不能说你是他宠物了。”

说起这事狼人气得直打喷嚏。某次奇幻生物聚会,亚瑟想带他出来,阿尔弗雷德不想被认成吸血鬼的儿子,就让他好好给自己做做介绍。亚瑟这边满口答应,转头对宾客说这是我的宠物。阿尔弗雷德气得想狼嚎。

闲话少说,阿尔弗雷德一边抓紧回自己家溜门撬锁一边问弗朗西斯:“所以老蝙蝠真要和那只狐狸……?”

“应该吧,反正人留下了。”弗朗西斯说得兴味索然,“而且亚蒂不知道什么心态,还没告诉他自己不是人类。”

“不是打算把他炖了吧。”

“我看不像。”

从地下室溜进客厅,阿尔弗雷德被迫接受了一个狐狸味的嗅嗅。亚瑟在狐狸背后用眼神示意阿尔弗雷德,不站住就在后院给自己挑一块坟地。

好在狐狸很快嗅完,若有所思:“嗯……可能是在外边撞见的东西吧。已经没事了。”

狼崽忍不住翻了个白眼。“狐仙大人料事如神。”

王耀却没笑起来显摆两句,指着阿尔弗雷德身后的弗朗西斯:“那,这个人呢?”

自以为躲得很好的弗朗西斯:“……”

亚瑟面不改色:“邻居。”

王耀耳朵竖得更高了。“邻居?”这荒山野岭的,该不会是哪个孤魂野鬼来招摇撞骗!

“是。”亚瑟朝上一指,“他住我们家阁楼。”

弗朗西斯在王耀背后无声尖叫,亚瑟·æŸ¯å…‹å…°ä½ æ•¢è®©ä¼Ÿå¤§è‰ºæœ¯å®¶ç¡é˜æ¥¼ï¼

亚瑟点点头。“因为他所有的画也都在阁楼。” å£åž‹æ˜¯ä¸€ä¸ªç®€æ´çš„滚。

“那怎么行呀。”王耀自然地拉住弗朗西斯的手,笑眯眯地摇晃两下。“既然是客人,那就在睡客房吧。”

弗朗西斯噎了一下,还没来得及感动,那只小狐狸就眨眼笑道,“我和亚瑟一起睡就行。”

在亚瑟欣慰的一句“没关系,我家客房很多”之后,小狐仙噘了整晚的嘴。

-----------------------------------------------------------------

【TBC】

【朝耀】苏小姐的奇妙恋爱

◎绝美爱情属于朝耀,ooc属于我.

◎期末的彌葉又短又小.

◎顶锅盖跑,,,゛(ノ><)ノ

——————————————————————————

【1】

苏小姐今年大学毕业,刚刚进入一家不错的工作实习。机会难得,年轻人应该好好珍惜。

直到部门的主管出现在她面前。金发碧眼,玉树临风。

苏小姐恋爱了。

【2】

主管姓柯克兰名亚瑟,是个英国人。轮廓硬朗令人心动,工作严肃有点小凶。此刻他皱着粗眉毛在看苏小姐的报表。

然后让她回去重做。

嘤,工作中的男人好帅哦。苏小姐西子捧心。

亚瑟:这届新人不行啊,这点小破事做的什么东西。

【3】

“柯克兰先生,我这个不太熟,您能教教我吗?”苏小姐低头羞涩。

亚瑟:?操,你算什么东西让老子加班?

“你啊要多看多学多做,多和组员交流,努力赶上进度。回去吧。”

苏小姐面红耳赤。啊,这个男人好温柔,他让我多和组员交流,一定是怕人家看出来他对我特殊,嘻嘻。

亚瑟:他妈的,这崽种爱谁带谁带,我要回家在我甜心的胸口找安慰。工作不行还老来我办公室晃悠,我想开小差都不行。

【4】

柯克兰先生有对象了!!!

苏小姐又惊又悲。

一定是那个女人缠着柯克兰先生!!!我每天中午看他自己带饭盒,一定是他自己做的饭!还那么好吃!这种好男人!不可能有对象!

我要把,柯克兰先生从那女人手里救出来!

苏小姐暗暗握拳。

亚瑟:?靠这人还来劲了,是不是想抢耀给我做的爱心午餐?想都不要想!我全都吃了!哼!

【5】

亚瑟•柯克兰陷入沉思,思维停滞。“你,为什么在我家门口。”

苏小姐情绪激动。“柯克兰先生,不要再伪装下去了!我们都深爱着彼此,为什么要这样互相折磨呢!”

亚瑟:……???什么?

“现在!现在我就要和那个女人摊牌!明明是我更爱你!我除了爱你没有别的武器了!”

亚瑟:……公司要排话剧,她来找我对词?我的词呢,秘书处怎么也不发给我?

苏小姐破门而入。

亚瑟大惊失色。“卧槽你给我滚!谁允许你接近我的耀了!”

【6】

苏小姐豪情万丈,冲到书房。亚瑟毕竟不想和女士动手,棋差一招。

书房里一个留着长发的中国男人回头看她,苏小姐险些又恋爱一次。

不对,我是来逼宫原配的。苏小姐定了定神,这位应该是柯克兰先生的朋友,我得给他留个好印象。于是她主动伸出手:“你好,我叫苏小绿*。”

男人有些茫然地看了苏小姐一眼,对着她的脸仔细端详了一番。看得苏小姐小脸通红,不可以啊!你不可以再爱上我了!谁让我的心!已经有所属!

亚瑟脸色阴沉。男人终于反应过来,笑着握住了苏小姐的手。“你好,我是王耀,是亚瑟的男朋友。”

晴天一道霹雳,劈断了苏小姐的神经,劈开了亚瑟脸上的阴云。亚瑟克制着自己脸上得意的笑容,捏了捏王耀的肩。“他是我的甜心,耀。”

王耀打了他手一下。

【7】

王先生是做女士服装设计的,爱岗敬业,见着小姑娘就想给她做衣服。碍于苏小姐的资金问题没能下手,王先生留苏小姐讨论了一下午美妆问题。

苏小姐最终带着一脑子穿搭知识的浆糊,精神恍惚地离开了。

王先生恋恋不舍。“现在的女孩子都不知道爱惜自己,好好的条件都浪费了。”

外人一走亚瑟就把脑袋埋在王耀胸口上撒娇。“我爱惜你,你以后能不能别一看小姑娘就走不动道。她有我好看嘛?”

“你好看,你最好看。哎呀,你跟人小姑娘生什么气呀。”

“我就气我就气,耀耀亲亲我才好。”

“唔,你手撒开……”

【没了】

-----------------------------------------------------------------

*玛丽苏+绿茶

【朝耀】暮春时节

◎一个不务正业的摸鱼

——————————————————————————

“你今天怎么了?”伊万坐在羽毛球场的台阶上喝水的时候突然转头问王耀。东欧人白净苍劲的手指即使是攥着矿泉水瓶用手背擦嘴的动作也赏心悦目。

王耀无辜地睁大了眼睛,放下自己的保温瓶:“没有呀。”伊万翻着眼睛,吹自己汗湿贴在额头上的刘海:“我也很想相信你,但是今天你已经在羽毛球场旁边的杨树上挂了四颗羽毛球了。王耀,我们只剩下八颗球了。”

伊万·å¸ƒæ‹‰é‡‘斯基总是说,王耀吭哧吭哧扭扭捏捏的样子像个思春期的小姑娘。他这么说的可没想着有一天,他要听自己的发小半遮掩半兴奋地谈论他的心上人。

“我在广场那边遇到一个男的……哎呀,他可帅了!”王耀的眼睛快眨巴出星星来了,语气里流露出向往,“我问他,哎呀同学,柯克兰教授的课怎么走啊?他就看我一眼,说,不远,往那边走再往那边拐,很快就到了。然后他就带我去了!还要帮我拿包呢。我们聊了一路。他一直问我,怎么选上的这个教授的课呀,对这门课感兴趣吗,然后我们就到教室了。他帮我放好了书包,然后你猜怎么着?他走将台上去了!他说,同学们,现在我们开始上课!天啊他就是教授!”

说到这儿,王耀忍不住捂嘴笑了起来,眼睛里的星星碎成了湖水。伊万早知道今天球打不下去了,两个人跨着球拍往餐厅走。

“他课讲得真好,又幽默又严谨。”王耀红着脸喃喃地道,“长得也帅。就是眉毛太粗了,要跟眼睛一边粗了。可是还是好帅啊好帅啊!我问伊丽莎白学姐了,她说他叫亚瑟·æŸ¯å…‹å…°ï¼Œè¿˜ç»™æˆ‘他的联系方式。我去加他会不会不好啊?我是不是得先准备个问题?”

说话间就到了餐厅,王耀一边甜蜜地苦恼一边快步迈上门前拉门,却按在了别人的手上。王耀如梦初醒一般抬头看去,却蓦然红了脸。伊万跟着看去,那个从餐厅里推门出来的男人脸上长着粗得惊人的两条眉毛。

王耀:“谢谢……”

亚瑟:“抱歉……”

一阵尴尬的沉默。

亚瑟:“谢谢……”

王耀:“对不……”

两个人只好互相点了点头,拉着同伴离开了。

走下台阶后,亚瑟激动地推了同行者的肩膀一下,低声道:“嘿,阿尔弗雷德,看见了吗!他就是我跟你说的那个人!是不是特别可爱!”

“WHAT?”阿尔弗雷德诧异地回头,刚刚那个留着长发的东方人拉着他身边那个大个子的手,急急地跑走了。他认真地对亚瑟说道:“我觉得他讨厌你耶。”

-----------------------------------------------------------------

【END】

【朝耀】狐仙新娘

◎其实叫“有狐自远方来”也可以

◎感谢 @笑云还🌻 æ·±æƒ…催稿

◎吸血鬼英sir和送上门的狐仙媳妇和捡来的狼人崽子和买房送的幽灵邻居的幸福生活

——————————————————————————

-01

亚瑟·æŸ¯å…‹å…°æ˜¯ä¸ªå®…男,一年有三百多天闭门不出,一天有二十多个小时在防晒。这不能怪他,他是个吸血鬼。现代社会人类户口的精度不容他放肆,况且他在昏昏欲睡的间隙里已经读了五个博士学位了,实在也不应该苛责他了。

柯克兰先生并不是一直就这么宅。两次世界大战期间他打着伞周游世界,换来了如今古堡里一半的古董,蔚为壮观。可惜千禧年后英国政府对继承遗产收的税越来越凶,柯克兰先生不得不花费大量时间打理祖产和思考如何解释自己二十代单传的身份证。金融界实在不景气的时候,他甚至考虑过报名美术馆“连睡21天”的现代艺术展。柯克兰先生实在没有心思满世界跑啦。

除了政治气候,还有一条重要的原因是——他怕自己房子被拆了。

亚瑟是个负责任的吸血鬼,敢作敢当。至今能让他悔不当初的两件事之一就是当初参与了美国内战,以至于从北美洲捡回狼人幼崽,阿尔弗雷德·F·ç¼æ–¯ã€‚阿尔弗雷德不像狼,像狼的孙子哈士奇。幼崽发育期间他克制不住自己外出打猎的冲动,要不是亚瑟干预及时,雾都怕是要再多一位杀人狂。当时给亚瑟气的,差点把阿尔弗雷德扔进大西洋。

可惜的是及时干预后阿尔弗雷德依然长歪了。这其中亚瑟的好邻居,弗朗西斯·æ³¢è¯ºå¼—瓦功不可没。说来惭愧,柯克兰家的古堡里收藏了好些法国油画装点门面。亚瑟·æŸ¯å…‹å…°ä¸ºç¥–宗的投降主义痛心疾首,终于等自己一接手古堡就把他们中的劣质品一把火烧了。这一烧之下,那烂作的作者,弗朗西斯·æ³¢è¯ºå¼—瓦本人的幽灵竟然直接寄身于“美妙艺术的殉葬之地”,即亚瑟家里不走了。比法国艺术更让亚瑟厌恶的是法国人!幸好在互相讨厌这一点上两人所见略同。用亚瑟的话来说,在弗朗西斯的臭气熏陶下,阿尔弗雷德还能两腿走路就该谢天谢地了,实在不能奢求。

综上所述,在多方原因之下,亚瑟·æŸ¯å…‹å…°ï¼Œè‹±å›½å¸è¡€é¬¼ï¼ŒæŸ¯å…‹å…°æ°æ—å½“代族长,深居简出至今,已有一百多年了。

直到有一天,古堡的大门被急促地扣响了。

-02

有必要说明,当时是白天。还在棺材里睡觉的亚瑟一开始还以为是仇家上门,甩了睡帽摘下墙上的铁剑就冲下去了。这种猜测不是没有道理的。首先,柯克兰家里没有订报纸也没有订牛奶(虽然阿尔弗雷德强烈建议这么做),而古堡周围都是柯克兰家族的森林。其次,古堡的外围住着柯克兰家族的管家家族。有些吸血鬼氏族会找人类做他们的“守墓人”,将其他人类的探寻阻隔在大门外,柯克兰就是其中之一。亚瑟很怀疑有人类能够走进来。再说这敲门声听起来实在来者不善。

亚瑟持剑打开大门,门廊的阴影从阳光下保护了他,但他还是像被烧着了似的往后跳了一下:一个穿着大红色长衫的东方人站在门前,眨巴着眼睛好奇地打量着他。脸上的表情和寻仇相去甚远。亚瑟迟疑了一下,才后知后觉地为自己的彩虹独角兽睡衣害臊,悄悄收起铁剑:“请问您是……”

“啊,对啦,就是你!”东方人对着他的眉毛眼前一亮,兴奋地打断了他的话。亚瑟感到一丝不快。他为自己家族标志性的粗眉毛而骄傲,但并不喜欢别人以此取笑。但很快东方人的下一句话惊雷般地打散了这些小情绪:

“我是你的新娘子!请和我结婚吧!”

亚瑟·æŸ¯å…‹å…°ï¼Œä¸€åªä¸€åƒä¸ƒç™¾å²çš„吸血鬼,突然感到自己有点跟不上时代了。

-03

这事说来话长,所以我们趁着亚瑟纠结用锡兰红茶还是大吉岭红茶招待客人的时间长话短说。

东方人姓王名耀,是个狐仙。在他还是只小狐狸的时候,他被一个过路的老道士捉住点化,才修了人形。为了感激老道士授业之恩,他随了老道姓王。直到有一天老道士要继续云游,王耀却不舍得离开养育自己的大山,只得洒泪拜别师父。

老道士临走之前,掐指一算,奇道:“你小子竟然还有一段姻缘呢。”王耀只作是师父哄他,叫他别再伤心,老道士却一抬手在旁边的桃树上系个根红绸子,“你可造化了,以后家里千顷地由着你祸祸。可惜为师大概活不到那天,享不着你的福喽。”嘱咐王耀留神这根红绸子:解下这根绸带的便是你未来的夫婿了。

寒来暑往,王耀长成了大狐狸。他是道士点化成的狐仙,自然与人为善,附近几座山头的村民统统照拂,久而久之竟然有了自己的香火。村民在已有参天大树之感的桃树下盖了狐仙庙,老远就瞧得见庙门口的牌匾:狐仙娘娘庙,给王耀笑坏了。他懒得同村民一般见识,反正有香火熏有贡品吃,娘娘就娘娘吧。在桃树上系红绸带成了村民的祈福方式,就算是王耀,也得仔细瞧一会儿,才认得出当初师父系的那根了。

到了清末世事巨变,王耀的香火渐渐短了。是因为有一年村里闹瘟,王耀蹲在庙里又没有仙药,只能自己作法暂且压一压,赶巧这时候,有个洋人旅行路过村庄,直接调的药品和大夫来,把人都治好了。王耀是不至于气这洋人抢自己风头,可是这下流坯子千不该万不该事成之后专程到庙里参拜一番,然后嘲笑自己不顶用!王耀的小暴脾气当时就起来了,待要与这洋鬼子理论一番,那洋人却转身从桃树上扯了根绸带,走了。

王耀呆愣半晌,看了那树半天,终于确定是自己的姻缘线被那登徒子顺走了。王耀有心上前结识,可是他嘲讽自己的话声声入耳:“狐仙娘娘,您如果只有这点本事,还不如跟我回家呢。”小狐仙气不打一处来,瞪眼直看那洋鬼子一去不回头,喃喃地骂道,“呸,始乱终弃。”

怕是一语成谶,娘娘庙的蜡头一天赛一天的短了。终于有一天小庙让人砸了,村子让人铲了平,连大山也让人挖得千疮百孔。无处容身的王耀急得想咬自己尾巴,突然一拍脑袋:“嘿,小爷我还有个夫君呢!”当场掐诀念咒腾云驾雾直接奔了英国。要不是古堡还有咒语保护,这小狐仙怕要直接钻进人棺材里了。

“所以!我是你祖宗给你找的媳妇!你要八抬大轿,明媒正娶才行!”王耀豪气万丈地一叉腰,对着亚瑟不客气地吩咐道。

亚瑟觉得自己可能没睡醒。“祖宗?……什么祖宗?”

“你那个摘我红线的祖宗啊。看你眉毛就知道肯定是你的祖宗啦。”王耀耐心地向他解释,末了还不忘小声补充一句:“我可是你祖宗千求万求才求来的大狐仙哦,我可贵了。你要好好对我。”

意识到这狐狸压根没意识到自己不是人类后,亚瑟费了好大劲才忍住笑。

-----------------------------------------------------------------

【TBC】

一个懒得摸完的鱼

 /

现在的花园被冰雪所覆盖。但是王耀记得,当他还是个小男孩的时候,亚瑟穿过栎树林为他寻找红梅的情形。他们都那么稚嫩,亚瑟高高举着手中艳红的树枝,像举着自己的心。而自己咯吱咯吱地踩着雪,亦步亦趋地跟著他。——亚瑟可坏了,净捡着那些不好走的地方开路,于是自己只好踩着他的脚印。

时光总这么无情。现在的王耀只期盼一场凛冽的春风,把他的少年送回来。也许在积雪下,也许在树林那边,更可能不会再回来了。

 /

王耀转身嘭地关上窗户,在窗外亚瑟的大笑声中捂住脸,慢慢地蹲了下去,最后瘫坐在地板上。手心里的脸颊发烫,耳鼓中不断传来急促的心跳。

完了。王耀心想,我爱上他了。

而今王宫中只有北风呼啸,抓挠着人质的窗子。王耀百无聊赖地敲着玻璃,应和着它的苛责。

 /

“亚瑟,别……”王耀用被子蒙着头,轻轻往后躲,却立刻被床前的男孩截住了。“嘘,”他低声安慰道,“没人会看见的。”

不知道是被这句话里哪个引申义说中,王耀真的不再挣扎了,由着亚瑟掀开他的被子。一瞬间,亚瑟似乎愣住了,接着他低声笑了起来。“天,你真像个天使。”

亚瑟眼疾手快地制止了东方男孩试图钻回被子里的举动,嘘声安抚了一番,王耀才终于肯正眼看他。病中的少年身上有股莫名的娇气,汗湿的长发披散在潮红的脸蛋上,亚瑟心底的怜爱油然而生。但不仅如此,不仅如此——王耀瞪着亚瑟越贴越近的脸,晕乎乎的脑袋什么也反应不过来。在亚瑟温柔地凝视着征求许可时,他稀里糊涂地就点了头,然后,咳,你指望感冒的人记得什么呢?不过头脑发热的可能反而是亚瑟。少年人的吻真诚又热烈,同是少年的王耀激动得发抖,一头撞在墙壁上。亚瑟霍然站起,撒腿就跑。隔壁的女仆闻声赶来时只能抱怨不知哪个粗心大意的,竟然忘了关窗户。“小爷睡得不好么?还记得是哪个开的窗户,咱去收拾她!”

王耀揉着脑袋,困惑道:“不……我是做梦了。”

不然,还能真是亚瑟跑过来亲了自己吗?王耀摸了把嘴唇,叹着气继续睡了。

——他可不知道小爵士激动得差点跌进水井。

/

作者在发出痴汉笑

扶着喝趴下的王耀的腰并不让人心猿意马,毕竟亚瑟需要一边防止王耀左脚绊右脚,一边防着他绊自己。终于把王先生架回房间,两个人立刻摔倒在床上。

这一下把王耀摔醒过来,抬眼看见柯克兰先生的手臂搂在自己的脖子上,登时不高兴了,伸手就要推亚瑟。

“不知好歹”的念头还没来得及在亚瑟脑子里升起来,王耀却停了手,抓着亚瑟的领子傻笑起来。“你要亲我吗?”王耀咯咯笑着,朝亚瑟眨着水亮的眼睛,可是马上又不高兴了。“不是这么做的,我来!”他对着亚瑟的嘴唇吧唧一口,笑嘻嘻地缩回去,满意了。

亚瑟被王耀这一闹气得笑了,手掌托着小东西的下颌,忍不住拧了一把他的脸蛋。“四千岁就是这么接吻的?还是我来吧。”

王耀的嘴里充满了蓝莓酒的甜味。真邪门,这也能醉成这样。因为醉酒而僵硬的舌头在推拒和迎合之间左右为难,亚瑟果断咬住俘虏了它。既柔软甜蜜,又强势热烈。这才是吻。

一吻结束,王耀潮红着脸,呆了半晌,闷闷地抗议道:“是五千岁。”

“亲爱的提利昂,我做了一个梦——”

“我梦见长夜没有到来,劳勃陛下没有死,泰温公爵和我的父亲也都还活着。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我还是嫁给了你,你这个小不点。

“等到我长大了,对美男子的爱好没有那么执着了。我才注意到你原来也很帅气。”

“我成为了一个好妻子,以及,一个好母亲。我们的儿子长得不像你那么毛茸茸,而且比我们都高。他经常捉弄你,淘气得不像话。”

“然后,提利昂,你老了。你年轻的时候一定经常胡闹,身体坏透了,我都要为你着急死了。可是你还是满不在乎,反过来安慰我。

“答应我,不要再酗酒了好吗?”

“噢,然后,然后……你比我先死了。一脸疲惫,满头白发,靠在我怀里,最后亲吻了我的手。你说很高兴遇到我,和我共度一生。我哭了。”

“然后我醒过来,提利昂,你却不在我身边。我很想你。”

“——爱你,珊莎。凛冬已至。”


知乎夜问:直男和基佬同居是什么体验?

【汉堡侠】我原本很快乐,是物理害了我。

————————————————————————————

谢【帅啾】邀,你的实验报告没有人给你做了。

怎么说呢,就是很爽,非常爽。爽到怀疑人生,尤其是被妹子们怀疑自己的性取向。天地良心,我是被迫的。

我是直男,但是我表哥是基佬,我们俩住一起,没事一起炸个烤面包机什么的。从高中开始我表哥就出柜了,然后可能在一个愉快的周末把小男生带回我们的房子,留下我一个小胖子蹲在厨房的角落里嘬着奶昔听着他们奇特的现代派“节奏”。

[你们懂我意思吧?.jpg]

我以为我已经很惨了,直到上大学之后我表哥找了个男朋友和我们一起住。表哥男朋友是我的学长,画得一手好重点,做得一手好中餐。本该是双倍的快乐,我在我自己的房子里却待得像个小三儿,因为我表哥实在太能秀了。

说两个事,第一个是学长刚搬进来,还比较顾及我的时候。我是不知道法学为什么还要学高数,反正我表哥就是要学,学长呢就给他划重点。现在想想八成是这臭流氓偷的隔壁金融系的作业。呸,真不要脸。等学长给他捋完了作业,表哥就躺在椅背上,懒洋洋地问学长要什么报酬。我多了解我哥啊,我一眼就看出来他的意思是想脐橙。这个渣男,说好学长在上他躺平,其实呢,呵。但是我学长还是要脸的,他笑了一下说那你教我打响指吧。那这能难得住我表哥吗,教着教着就拉着学长的手开始亲。一边打响指,一边么么么。一边么么么,一边打响指。

坐在旁边孤独的写着报告的我:[好了,可以了,停一下,再来就伤人了.jpg]

发展到后来学长有事召唤表哥都用的响指,表哥亲他指节一下表示自己听到了。表哥脸上笑嘻嘻,我的心里妈卖批。高,实在是高。

现在我那正直的学长也开始放飞自我了。就在昨天我们大扫除,学长突然坐沙发上不动了,开始嘤嘤嘤:K先生(我表哥的姓),我累了,我不想动了,你让我歇会吧,嗯~好不好嘛~A~(我表哥的名)

这要是我躺下了我哥打不死我的。不过既然躺下的是我的学长我表哥的亲亲男朋友(呕吐),我表哥就抱着被窝卷站旁边看着他叹气:你昨天晚上怎么不这么说,那我什么都答应你了。

我:嗨嗨嗨来个人搭把手好不好,我要被晾衣架压死了。

这一对狗男男学分也不愁,生活费也不愁,就成天腻咕在一块喂个饭散个步什么的。这人呢不能太快乐,太快乐了他们俩就老想给我也找个对象。他俩是好心,就是老忘了我是个直男。

噢对了补充一下,我和表哥的卧室就是隔壁,隔音那个差就别提了,我表哥还总是把学长往墙上怼,八十八十的。至于吗,我不就偷了你摩托一回吗?

-----------------------------------------------------------------

【帅啾】:别呀!我也是被迫的呀!

【滚滚啊噜】:一会我回去,你还要披萨吗?

【汉堡侠】回复【滚滚啊噜】:要!!!

【滚滚啊噜】回复【汉堡侠】:好的,不给你带。

【汉堡侠】回复【滚滚啊噜】:QAQ???

【薄荷飞飞兔】回复【汉堡侠】:甜甜圈也没有了。

【汉堡侠】回复【薄荷飞飞兔】:你妈的,为什么!

【薄荷飞飞兔】回复【汉堡侠】:你偷我摩托。

【天竺葵801】太爽了。舍不得男朋友套不着本子素材。


给大家看看我去年的丢人摸鱼。一年了,没写完。

阿香和贺瑞斯

01

王嘉龙刚刚被英国带走的时候很不习惯。

终于有一天小不点偷偷跑回来,朝王耀哭诉英国人糟糕的厨艺。当时他才到王耀的腰高,一路哭着,红海都要泛滥了,好险没把自己噎死在路上。王耀把他抱在怀里摸着他的头的时候,他觉得自己是这个世界上最安全的小孩。

王耀从御膳房里给他偷了点心出来,给他擦干净了脸,就要他回去了。

不丁点的王嘉龙扯着衣摆,扭捏了一会,问王耀点心吃完了怎么办。英国菜真的难吃。

王耀犹豫了很久,最后告诉王嘉龙,自己可以教他做饭。王嘉龙终于回去了,他还听见王耀悄悄嘱咐亚瑟,不要再让自己跑回来了。

王嘉龙,非常失望。

很多很多年之后,王嘉龙知道王耀当时以为英国式的饮食对身体更好,能让人更强健,他自己也在吃,吃得最后一听吃饭就吐。

但是王嘉龙还是很失望。


02

亚瑟•柯克兰这人懒得没边了。阿尔弗雷德对着王嘉龙愤愤地说。居然让你这么大点的孩子给他做饭!

但是他自己洗碗。套在中式服装里的王嘉龙一脸冷漠。他很怀疑美国人是因为自己不会做饭才这么说的。

果然,衣服都不会洗的美国人不说话了。

白金汉宫这么多人,按理来说怎么也轮不到王嘉龙做饭。王嘉龙估计亚瑟是想吃中餐不好意思说。蛛丝马迹很多,比如亚瑟会小心翼翼地请王嘉龙坐在自己下首,并请教如何使用筷子。

王嘉龙猜亚瑟是想吃另一个人做的饭。但他还是很生气,所以他教亚瑟把筷子伸进鼻子里。可惜大英帝国在这点上并不傻。

不过在某些方面,亚瑟•柯克兰却又拦不住的傻。他喜欢收藏中国的古董,就算是明晃晃的假货也来者不拒。连王嘉龙本人也看不下去,指着那个鎏金嵌玉的铜发簪上边的贼光用脑袋担保它不可能是真品。

我知道。亚瑟只是笑,但你不觉得它很配耀吗?

给王嘉龙气得一噎。假货配我哥正好?您骂谁?可是看着亚瑟珍惜的样子,他到底没有嚷出来。反正倒买倒卖的,捡便宜的是自己这个港口。


03

也不知是哪一年,王耀搓着手到王嘉龙面前,求他帮自己从英国带东西。

跟着亚瑟之后王嘉龙的个子蹿得比什么都快,眨眼就是大小伙子了。但是他还是非常失望。就算王耀让他带的是火枪,他也觉得丢脸。

低声求着自己的,是自己的哥哥。

王嘉龙绷着脸,还是同意了。

谁让他时常感到有两个国家在撕扯自己的灵魂。


04

很早王嘉龙就明白,爱情不总是甜蜜令人愉快的。大概从亚瑟•柯克兰给他讲睡前故事开始就明白了。亚瑟特别喜欢吓唬自己,等王耀把自己接回去,就会把自己抽筋扒皮架锅炖。其实这事还没影呢,亚瑟净担心这没用的事。王嘉龙心想,这小气男人,难怪讨不到老婆。

小气男人还喜欢听自己讲中国的故事。王嘉龙从小背井离乡,哪听过那么多中国故事,多半是他自己瞎编的。亚瑟还听得津津有味,王嘉龙真怀疑他的智商。

把自己当成小中国养着,想入非非觉得他离王耀又近了一点,亚瑟的脑子说不定真的有问题。


05

王嘉龙见过王耀为亚瑟发怒,见过他为亚瑟冷笑,也见过他为亚瑟落泪。

亚瑟都没见过。

王嘉龙攒着,硬生生憋到亚瑟死到临头才跟他说。当时亚瑟躺在热带雨林里,喘粗气发誓就算本田菊的刺刀捅自己肚子上,他也绝不爬起来。

然后王嘉龙蹲在他旁边,面无表情地问他,知不知道什么叫并蒂莲。

亚瑟转着眼珠说不知道。

是个中国传统图案,代表夫妻和睦郎情妾意恩恩爱爱情投意合。sir,你仔细想想,一百年前大佬带你放莲花灯的时候是不是非要把你们两个的灯绑在一块来着?

话音未落亚瑟爬起来踉踉跄跄往前走,一边走一边嘟囔,我不能死,我这辈子就等着耀的这句话。

王嘉龙心说这你就不行了,王耀之前自嘲是不是赢了就能和你站在一起,我还没说呢。等下次你经济崩溃再告诉你吧。

好消息是,下次亚瑟经济崩溃的时候,王嘉龙已经回王耀家了。坏消息是,他们俩还是分道扬镳了。


06

王嘉龙回家之前问亚瑟,你爱我大佬吗。

亚瑟怔了一下,像他问了什么莫名其妙的话。接着又大笑起来,像他问了什么理所当然的话。是的,贺瑞斯,我爱他。他是我的挚爱,我的唯一。亚瑟眼里闪烁着骄傲的光芒,是为王耀骄傲还是为自己骄傲,王嘉龙并不懂。

但是他知道,自己特意穿着英式西装回去,王耀肯定会找茬打亚瑟一顿。

一生一次的表白,还是对着旁人的毫无结果的表白,就算是绅士,也会用这样浓烈的词汇啊。